花が咲く



‖黑玫瑰‖


“白头偕老是种诅咒滋味”

日复一日心堆积疲惫

阴暗处孕生的是谁

一切色彩溶解终究回归

将日光染黑

自认施舍祈求回馈

爱欲消磨了概念的美

深嗅死去玫瑰

腐烂气味 刻上了墓碑

任由墨色凋零你眼眉

乖张伤悲 言语反胃

无底漆黑 怎将花束点缀

如同死水 最终流出血泪

追逐深渊雾里的梦寐

抛却矛盾 与过往相悖

借爱颓废 未来不知所谓

不醉不归不问孰是孰非

都摧毁

思绪混乱分不清人鬼

在幻觉之中都飘飞

一切情感磨灭化为黑灰

自高楼下坠

掏出心脏比作累赘

所有欲望都化作犯罪

焚烧死去玫瑰

腐烂气味 缠绕着骨髓

任由爱恋随季节枯萎

人性缺失 借口充沛

无底漆黑 恰好将你描绘

甚于死水 沉默之中碾碎

追逐深渊雾里的梦寐

难辨是非 言语却迂回

借爱颓废 未来不知所谓

不醉不归不问孰是孰非

都摧毁

任由爱恋随季节枯萎

人性缺失 借口充沛

无底漆黑 恰好将我描绘

甚于死水 沉默之中碾碎

顺从生命共你同衰微

采摘玫瑰 死亡的华美

大厦倾颓 面对末日约会

指尖溃烂知觉恍若麻醉

追逐深渊雾里的梦寐

抛却良知 随过往崩溃

黑色玫瑰 扭曲多少年岁

白头偕老是种诅咒滋味

都摧毁




黑白色无机质的庞大记忆,交织融化成为黑白色第五音校服,拼凑出少女的身躯,在以记忆为基本的思维之中强加上责任与绝对的清醒。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使命——即使前方即为深渊,也要如殉道者一般前行。

活不下去的,她一直明白。

“零羽”也一样,自己也一样,二者之间的感情也一样,绝对活不下去的。

她拥抱住“零羽”虚妄的身躯,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渺小,即使记忆之中的残像也能顷刻间将自己的意志击倒。

不想离开。

即使只是记忆之中虚妄的残像,那人棕红的长发与脸上恰到好处的微笑勾勒出“温暖”一词全部能够表达出来的意义,与那朵已经凋零的彼岸花重叠,然后化为一片模糊的红色。那一瞬间她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从脸颊上轻飘飘地划过了,然后像触电一般抽搐一下,冰凉的手指揩去眼泪然后神经质地顺着泪痕摩挲,直到脸上在没有一点点情感失控的残骸才罢休。

那人还在微笑,石蒜红的双眸似乎抹上了一层灰翳。

“零羽。”

她的声音开始像风中的树叶一样发抖。

想感觉到你,想触碰到你;这样的心情在脑海之中不甘死去地挣扎,化作泪水自碧绿的双眸轻轻滑落,濡湿了她身上漆黑的布料。

“有我喜欢你呢。”

一双冰冷而纤长的手搭上她的后背,顺着绷紧的脊背下滑,逐渐僵硬冷却。

“你怕什么?”

两只冰冷的手相握,她颤抖着低声抽泣,艰难地抓紧了她如玉般毫无生机的前掌。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我会来找你的。”

“在我们相遇之前,我会将一切完成的。”

她松开手,再度抬起头;沉睡在彼岸花之中的已然变成了冰冷的枯骨。

“我已经碰不到你了啊。”

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那日她一跃而下的高台前,拉住光滑的栏杆,黑色与红交织两者的界限却愈发清晰,黑色的升音号领带被风吹得翻飞不止,然后被折断翅膀垂落下来。

“你可别真跳下去了。”

“不,不会的。”

我还有要做的事情呢。

她看见了那个人的脸上,浮现出微笑。

【双泠】透明哀歌



配合BGM食用更佳。

BGM:透明哀歌—GUMI


钟楼的天台,浅蓝色幕布一般纯粹的天空笼罩着身着第五音校服的少女的身影,在模糊的视野中被强加上摇曳的幻觉。身体上虚幻的疼痛消失了,嘴角鲜血流过的残存感受也化为飞灰,她对着那个身影微笑,然后被地心引力拖向坚硬的“地面”。

「我送你离开。」

黑色的裙摆开始变得透明,被血迹覆盖的指尖开始与感知失去联系。

“别走——”

眼前的一切开始扭曲,渐渐朝着虚无塌陷下去,与谁的感知搅作一团混沌。

“我们赢了,我只是回到原来的状态而已。”

泠珞的手穿过了她的裙摆,一如以往地穿透了空气,穿透了一个虚幻的投影,碰到冰冷的雕花刀柄——她甚至连唐刀上那些殷红的血迹都没有留下。

「全部都透明了消失了」

“叮”

唐刀掉落在干燥的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泠珞的手指微微陷入了脸颊的皮肤,那里干燥异常,没有一点点不自然的波动。

发生了什么?期待着些什么?泠珞周身的温度直线下降到了寒冷的地步,如同被封进冷藏室一般浑身发冷。

哀歌?不,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思绪混乱不堪,绞成乱麻。

心里那一点淡淡的透明的情感是什么?

悲伤……吗?

泠珞的指尖碰到了一点点冰凉,很快融化在无可救药的虚妄之中。

好痛,好痛。

为什么会痛呢?

什么都看不见了,连她的身影也一起陷入了近乎于盲的未知领域——泠珞抱住头,膝盖再一次撞击在天台逐渐崩塌的水泥地面。

好想看见你啊……

就算是那样恶劣的相遇也无所谓了。

就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撕碎也没关系了。

就算像被变为水仙花的神一样死在水边也好。

结果现在连声音也听不见了。泠珞想。

泠珞拥抱住虚无,虚无也环抱着她的身躯。

“你在伤心什么呢?”

她的声音像回到了那个夏日之中一般带着轻松的笑意。

“我们还有要做的事。”

泠珞笑了,对着大片大片的虚无。

“我知道了。”

end.


古早的短篇脑洞,小说刚刚出完七重就听着透明哀歌放飞自我的产物,不知道受什么刺激就放上来了。

然后也没什么好说的。

总之双泠大法好!潜意识小姐姐真棒!(xxx

白月光三十题


壹·ta独一无二
贰·阴阳两隔
叁·朋友默契的沉默
肆·“ta没死,ta怎么会死呢?”
伍·特定的衣着
陆·雪
柒·“那个人……好像ta。”
捌·梦回
玖·密友的警告
拾·执手相看泪眼
拾壹·共同的朋友/敌人
拾贰·追逐
拾叁·月色孤坟
拾肆·天涯
拾伍·尸首
拾陆·“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拾捌·“把ta……还给我……”
拾玖·阴谋
贰拾·崩塌
贰拾壹·都过去了
贰拾贰·郁结
贰拾叁·清明
贰拾肆·触景生情
贰拾伍·真相
贰拾陆·乍迸
贰拾柒·早已埋下的伏笔
贰拾捌·早已注定的结局
贰拾玖·你的声音
叁拾·永别了——好久不见

忽然沉迷白月光设定的产物。